没钱吃饭

那什么,关注我可一点用也没有啊…

大概…五厘米男友系列???
勾线火葬场,上色毁一生
/私心打个tag

写文遇到了瓶颈…就先撸画了…
大概是被盲hip呛了话的Gogo…有点生气但又对他无可奈何的那种
我画不出他们的千分之一好呜呜呜…

熟悉的声音

#人物ooc了都是我的错!!!
只是想给自己肝点粮吃…自己大腿肉真难吃…

盲侠熟识同居人每一个呼吸声、心跳声甚至是脚步声所表露出的意义。

Gogo经常像现在这样斜靠在盲侠身旁的沙发上和他喝酒聊天谈case。
“喂,盲侠,我说你不是真的能凭声音就认出我吧?”早就记不清第几次谈论这个话题,便随口糊弄过去“是啊是啊…”

盲侠轻抽了两下鼻子,闻到空气中的酒气并不算浓,但是刚好能灌醉Gogo的程度。

“这样啊…那要是在整个香港呢,你能找到我吗…”盲侠能想象到身旁人陷在沙发靠垫里,手握酒瓶乱晃着说胡话的样子。
“当然啦,你这么特殊,找不到都难。”盲侠大概也被Gogo多灌了几口酒,脑子昏昏沉沉地继续着这个没营养的话题。
“盲侠,”Gogo突然将头偏向盲侠的方向,稍稍不满地蹙起眉头,抱怨似地举起酒瓶碰了一下对方手里的“我可是认真地在问你这个问题啊…”说着将瓶中所剩不多的酒饮尽。
“我也是在很认真地回答你。”装着一本正经地回答着他的问题,将手中的啤酒轻轻在脚边放下。“你的声音,和他们都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啊…”

走路时胸口的狗牌晃动撞击的声音,右腿落地时金属的响声,特有的呼吸节奏和大大咧咧的属于Gogo的脚步声。
和他们都不一样。

玻璃制品滑落在地上滚动的声音,Gogo温热的鼻息带着酒气均匀地洒在盲侠的颈间,将两人间的温度都提高了好几度。

睡着了啊…

随着Gogo的入眠,客厅也渐渐沉静下来,能听见的也只有两个人靠坐在一起的呼吸心跳声。
“盲侠…你要是找不到我怎么办…”不知做了什么梦的Gogo小声呢喃着。
瞌睡传染似的,渐渐磕上眼皮的盲侠陷入梦乡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他自己的声音:“遇见你的时候…我不就已经从全世界的人里找到你了吗。”

沉船沉到怀疑人生…为什么大伙都出货了…画渣画了一下,今年抽过的最恶劣的两个卡池。不想说啥了…有时间勾个线吧…

第一次自己产粮,贼难吃…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


许愿池

deckard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答应Mr.nobody和那个人形坦克合作。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Mr.nobody总有你无法拒绝的理由。

坐在前往巴黎的飞机上,deckard不禁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望着随时待命的任务手机,他叹了口气。

当deckard站在约定见面的地点时,他开始怀疑自己被耍了。午饭时间的广场上空空荡荡,除了地上啄食的鸽子之外恐怕没有活物。

再次确认了见面时间和地点无误后,deckard开始在心里问候luke。

一旁不断喷水的许愿池里堆积着厚厚一层硬币,deckard盯着水底的硬币有些出神。

正当他在思考如何在见面的第一时间嘲讽luke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肌肉怪物时,他感到衣角被人轻轻拉扯了一下。

他低下头,迅速打量对方。那是个大约十多岁的金发男孩,蔚蓝的眼睛中透露着蓬勃朝气,白皙的脸上还有些许雀斑,但想必很快就会消退,是个相当可爱的孩子。

“先生…”有些蹩脚的英文从眼前孩子的口中冒出“有什么我可以帮您吗?”

deckard挑了挑眉,除非这个男孩能帮他找到那个迟到的luke,不然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帮助他。

“不,”deckard还是礼貌地开口了,“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我只是在等人。”

那孩子脸有些涨红,轻轻说了一声“您想要许愿吗?”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法币。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

deckard一愣,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的确,自己出任务时身上并没有带零钱。

但是许愿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deckard心想。但当他对上男孩那双眼睛时,却又突然无法拒绝出声。

“谢谢。”deckard听见自己的声音,伸出手从他的手心里拾起硬币,轻缓的声音连deckard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抬手揉了揉男孩金黄的发。
男孩仿佛得到了极大的奖励,在获得道谢后雀跃地跑开了。

deckard把玩着硬币,“让luke那个混球立刻出现在我面前”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硬币以完美的弧度落进了水池中,成为了大家族中的一员。

“公主殿下,”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么恶劣的称呼会是谁,“你连许愿池这种东西都会相信?果然是公主吧?”

“嘴巴放干净点,肌肉挤到脑子里把你的时间观也挤没了吗?”deckard毫不示弱的回击他。

“飞机晚点了,”luke也不在意,“我倒是想知道公主许了什么愿?”

deckard就那么看着luke,突然冲他笑了一下,“或许许愿还挺灵验的,”deckard耸了耸肩“已经实现了。”

橘黄色的阳光洒在巴黎的广场上,两名壮汉的影子在笑声和咒骂声中交叠在一起,岁月静好。

…第一次肝粮给自己吃…想哭[/cp]

这个游戏会读心!!!前两张出来的时候我就骂了一句礼装go结果一看第三个就是三道杠,flag立的我差点打自己一个巴掌,但仔细看看发现彩圈金圈一个没有还想着完了完了沉了(扶额)结果把手放下的时候就看见金闪闪那张脸!!!!!激动的我差点把手机摔了结果又来了张枪阶的银卡,心想不会是大狗吧家里都成狗窝了结果就出了一直想要的光辉之貌!!又出了想要的医生礼装!最后一个杀阶银卡还以为是荆轲,没想到是位小天使(///▽///)!!虽然看起来这波超差只有一个ssr但是超满足